頂樓

流浪了一年了 北藝的生活也熟悉了。

大家都沉睡了 只有我還是清醒的,

浪漫家的生活,被困在山林中也認命了,每晚俯望著城市的燈光,紅綠燈閃著,黃紅綠黃紅綠,塑形片壞了真可惜,整個城市全部糊在一起。頂樓是秘密基地,等不及,我走向黑暗裡,耳機的音樂太大聲不過沒關係,憂鬱。我沒有不開心但是我並不開心,誰能懂呢?怎麼又四點了,我想看日出。

這也變成了習慣。

下學期很棒,很忙。上學期最大的mistake就是不承認自己,所以這次我打算好好做自己。我接受了成長是必須的過程,I’m not smart,梅子也說了,蘇菲上課時好時壞但是非常的積極,不過往往不是最聰明的方式去演戲。下學期我接了學長姐的case,班上的四部片也都去幫忙了。 對,場記小神童是我。 為什麼非得搞得快死了才能得到一點認同?

「你怎麼那麼厲害,一直在拍片,不要謙虛了有就是有」「嗯,我有」結論,我是工作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