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

今日幸福指數 十。班上同學都變得和家人般一樣的舒服 我笑著和你說,

地點 在我們結緣的地方; 俯看著整個台北市的秘密基地。我用吸管喝著我的酒而正在減肥的你拿著氣泡水,我想像的我 臉是紅的 興奮的;

早八早起 睡了三小時的午覺 而難得收穫很多的課,準備著分手儀式的兩個蠢蛋卻又意外的見了一面 晚上去採購跟蘇菲衛生棉的合照,三片Pizza小白老鼠小黑狗和蘋果超人油餅與油弟在油餅家的四人小天堂,然後九點衝忙的練了一整晚的舞,結束後慫恿超讓我騎車又在超商碰到了一堆朋友,最後來到了著兒。 一個小女孩還能在要求什麼?

這一週的曲線一定很扭曲,不過是豐富的扭曲,

我們以最好的心態踏進了妖山 我們要尋找夢想。每一小步都離目的地靠近了一些些。

我們似乎能一起成長了,真高興。我希望能把我所有的幸福給我的愛人們。

 

還有明天要買小倉鼠!

 

 

Advertisements

Day 9/12

開學第二天,滿堂,謝謝。

費盡整個大一 靠著自信心上了表演組的我們,12位戰士們,走進教室,k102。

氣氛 我只能拿『認真』最簡單俐落的字形容。每個眼神 尖銳篤定

彷彿說著「我可以的。」

表演課的吸引力 我突然明白; 當你刺裸的把刮痕再次地從心裡最深最深處挖出來 站在面前展現給所有人 但你得到的卻不是嘲笑,你感受到自己是獨特的是值得去欣賞的作品,

每一位燈光下憔悴的身軀 ,都是被生活雕朔出來的傑作。

「提款機,每一個演員都是提款機 每次演戲就把身體裡的前提出了一點點」

「大學是培養自己的黃金時期,不是得到了自由就迫不及待的去過你想像中浪漫的過日子。」

//////

你今天下課和我說 昨日燈光下的我是不是感觸很多,你看到我蹲在當光內好像想要吸引目光一樣,到我開始求救 和最後以自己最堅強的模樣(手裡叼著一根菸 修補了自己,但同時也把所有的痛苦埋了起來。我喜歡你的解讀,

昨天在台上的我回想起了無助 哭了。 燈光太亮,我聽見破碎的呼喊 非常刺耳 沒人聽得見,

深呼吸 我瞪著看不見的人群們,啜泣,剪剪剪 剪掉了瀏海,堅定地走出燈光拿口紅,補妝。

最後蹲回了原本的姿勢,吸了一口,正視大家。

(不過去年十二月和今年暑假的我,怎麼能傻到相信有人能夠救我呢?

 

 

 

Four

You know that odd age, where you get stuck between a child and an grown up.

Old enough to feel the weight but too young to bear it.

This motivates me to grow up.

Four days and three nights, Hotel rooms, Checking in, grab the keys, rode the motor cycle, feeling like it was just you and me. No one told us when to eat or sleep, We were the leaders of our own Runaway trip,

yet no credit card, and a ticket was all it takes to snap us back to reality.

I muttered the word Invincible, maybe even tried to convince myself a little. Pathetic was it? Yet I saw us, two newly born birds, a bit aimless but definitely unafraid to fly.

頂樓

流浪了一年了 北藝的生活也熟悉了。

大家都沉睡了 只有我還是清醒的,

浪漫家的生活,被困在山林中也認命了,每晚俯望著城市的燈光,紅綠燈閃著,黃紅綠黃紅綠,塑形片壞了真可惜,整個城市全部糊在一起。頂樓是秘密基地,等不及,我走向黑暗裡,耳機的音樂太大聲不過沒關係,憂鬱。我沒有不開心但是我並不開心,誰能懂呢?怎麼又四點了,我想看日出。

這也變成了習慣。

下學期很棒,很忙。上學期最大的mistake就是不承認自己,所以這次我打算好好做自己。我接受了成長是必須的過程,I’m not smart,梅子也說了,蘇菲上課時好時壞但是非常的積極,不過往往不是最聰明的方式去演戲。下學期我接了學長姐的case,班上的四部片也都去幫忙了。 對,場記小神童是我。 為什麼非得搞得快死了才能得到一點認同?

「你怎麼那麼厲害,一直在拍片,不要謙虛了有就是有」「嗯,我有」結論,我是工作狂。